国厚资产借道上海浦创成古井集团第二大股东

进不了网站?换个网络试试!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雪飞指出,对于古井来说,国厚的入局将进一步加速公司产品结构升级和国有化进程,而股权多元化也将在一定程度上激励团队,提振渠道信心。 应该说,将对古井今后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国厚资产还在公告中表示,收购上海普创100%股权将有利于公司转型升级。 “公司充分利用当地AMC牌照和自有平台优势,推动古井集团股权结构优化,解决本期历史债务问题。”

交易双方都是老熟人

国厚资产在公告中强调,义乌枫兰、通化创盟与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也不存在同一方控制或重大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多处股权关系及相关公开信息发现,国厚资产与通化创盟存在股权关系。 义乌枫兰实际控制人秦志发与国厚资产实际控制人李厚文已经有交集。

工商信息显示,合肥独神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独神贸易”)和天津通华共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通华”)目前持有持有通化创盟50%股权。

最新工商信息显示,杜深商贸股东之一青岛龙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由长安责任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持股99.65%,后者大股东为国厚资产。

公司股权_深圳远致星火私募股权公司_股权公司是什么意思

5月5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联系杜兴贸易,但所有电话均未接通。

再看看义乌枫兰。

第三方平台信息显示,2019年3月,义乌枫兰实际控制人秦志发成为安徽华杰物业服务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负责人。当时,安徽华杰的控股股东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原为安徽文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国厚资产实际控制人李厚文曾担任安徽文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于2018年1月辞职。

安徽文峰投资集团现任实际控制人李双全也与李厚文关系密切。 李双全曾在国厚资产公司工作。 据不完全统计,两者有交集的有深圳前海大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安徽博雅投资有限公司、安徽天开房地产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

4月28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国厚资产询问义乌枫兰与该公司的关系。 接线员表示,他的同事正在度假,他对此“不确定”。

5月5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通过电话联系义乌枫兰,但电话接通后立即被挂断。

通化创盟50%股权是否发生变更?

尽管截至目前,通化创盟的工商信息显示,天津通化和杜深商贸各持股50%。 但判决书网二审判决显示,通化创盟50%的股权并不属于杜深商贸,而是属于通化控股。

2018年6月,石正福将通化控股持有的通化创盟50%股权转让给杜深商贸,从股权层面彻底退出古井集团。

当时,外界将石正福的举动解读为他与古井集团的合作并不顺利,他“黯然离开”。 然而,真实情况可能远没有这么简单。

2022年6月,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公开了一审判决。 通化控股作为原告请求裁决:通化控股具备被告通化创新联盟股东资格,杜深商贸持有的通化创新联盟50%股份归原告通化控股所有。

在通化控股提供的材料中,国厚资产被描绘成帮助通化控股获得贷款的“媒人”。

通华控股在向法院提交的材料中称,“2018年6月29日,在第三方国厚资产的主导和策划下,原告通华控股与第三方安徽C公司签订了《人民币借款合同》”,同意第三人安徽C公司向原告通化控股提供贷款6亿元人民币,用于偿还原告通化控股欠第三人天津B公司的债务。

根据判决,安徽C公司实际上是安徽瀛红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瀛红”),天津B公司是天津通化。

据了解,通化创盟由天津通化和通化控股共同投资设立,各持股50%。 其中,天津通化的实际控制人为国际知名投资机构太平洋联盟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太平洋联盟集团”)。

关于石正福与太盟集团的合作模式是什么,目前尚无权威信息披露。 但可以确认的是,两人之间存在着相当数额的债务关系。

据《证券时报》报道,2012年4月17日,石正福将通化控股持有的通化创盟1000万元股权质押给天津通化。 11天后,他质押了通化控股持有的上海普创1000万元股权,其中5亿元股权全部质押给了天津通化。

2019年7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2019】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第1044号裁决,要求通化控股和上海普创向天津通化支付投资成本7.45亿元及投资收益。 17.31亿元,投资推广费5.78亿元,合计30.54亿元。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通化控股提供的材料显示,为了获得安徽映红提供的6亿元贷款,通化控股还与通化创盟、天津通化、杜深商贸签署了《关于上海通化创盟投资有限公司50%股权》转让协议”。

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通化控股将其持有的通化创盟50%股权转让给第三方国厚资产指定接收方杜深商贸,作价1000万元。

此外,多方​​还签署了单独的协议。 通华控股偿还《人民币借款合同》项下借款本息后,杜深商贸时任法定代表人郑盼盼将以1000万元收购对价收购杜深商贸100%股权。 股权转让给通化控股。

据通化控股称,当时多方签署了协议和承诺书。 若通华控股不违约,则杜深商贸、郑盼盼不得进行对外转让或质押等变更或施加任何负担; 若通化控股违约,后者有权处置,​​但通化控股仍享有优先购买权。

2018年7月,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 根据判决书中公布的聊天记录,我们可以尝试还原当时的场景:2018年7月,为了顺利推进上述流程,通化创盟同意国厚更换董事、监事,完成股权变更。 同时,通化控股要求国厚资产提供承诺,确保其能够回购公司股权。 但国厚资产认为,其仅持有50%股份,其余50%掌握在太盟集团手中。 不能对仅持有50%股份的公司做出承诺。

几天后,郭侯告诉通化控股,某国有股东坚持暂停贷款。 原因是通化欠台门债务超过30亿元。 鉴于通化与台门已达成债务减免协议(减免)。 债务13亿元),同意向通化发放过桥贷款,实际已发放贷款2亿元。 但通化尚未能与泰盟签署正式减债协议,标的股权对应的基础资产可能存在巨额或有负债,导致国有股东面临较大风险。 因此,原贷款发放暂停,直至满足条件。

眼见原本约定的6亿元贷款受阻,通化控股决定解除合同,并退还此前收到的1.9亿元贷款。 但根据通化控股在庭审中的说法,其愿意偿还前述1.9亿元贷款,但找不到第三方安徽盈红。

证据中也有这样的信息。 《公证书》所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通化控股一名工作人员与微信账号为“国厚党”的一名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显示,自2017年7月起,双方一直在沟通。 。 与第三方国厚资产或指定第三方协商收购通化控股名下通化创新联盟50%股权。 收购计划电子稿部分称,收购价格达到18亿元。

由此可见,国厚可能自2017年起就持有上海普创持有的古井集团股权。

此后,上海宝山区人民法院获得多​​方信任,最终确认通化控股具备通化创盟股东资格。 杜深商贸名下通化创盟50%的股份属于通化控股。 2022年7月,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深圳远致星火私募股权公司_公司股权_股权公司是什么意思

相关推荐

湘鄂情股票的潜力和投资价值,你知道吗?!

湘鄂情股票:潜力无限,值得关注!湘鄂情股票是中国内地一家知名的白酒企业,拥有丰富的历史和文化底蕴。近年来,随着国内消费升级和人们对高品质白酒需求的增加,湘鄂情股票逐渐崭露头角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