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的员工怒了:等于要和公司绑死

进不了网站?换个网络试试!

作者|颜颜

编辑|丁广生

字节跳动员工很愤怒。

近期,字节跳动调整了薪酬,更新了绩效和激励政策。 字节表示,此次变革的主要方向是加快期权行权步伐,加大激励力度,让业绩好的员工获得更好的回报。 其中,字节跳动产品线薪资由之前的18薪调整为15薪,总薪酬不变。 以此计算,每月基本工资变相提高了20%左右。

然而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字节员工却在“哀嚎”。 不少字节员工发现,自己的工资收入较之前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这只是减少工资的另一种方式。” 一位字节跳动员工向《态度》专栏表示,这实际上是变相的“降薪”,因为期权不能立即出售,辞职后出售期权需要20%的折扣。 。

据了解,字节跳动的年终奖周期为当年3月1日至次年2月底。 期末,全体员工将获得年终奖金。 通常,研发技术持续3个月,产品开发持续6个月。 因此,产品经理类别的员工将受到字节调薪的影响最大。

他表示,特别是对于高绩效员工来说,很多人都对15%的工资“贵得离谱”感到愤怒。 他们几个月来立即收到的年终奖金现在必须等待两年才能作为期权支付。 “这就像是被公司束缚了一样,想要跳槽的只能放弃,如果想要所有(选择权)都归属的话,就只能留下来继续滚。”

不过,也有字节员工表示,“基数高是好事,快速直接拿到更实际。现在还能提供激励的公司不多了,干了就珍惜吧。”

一、字节跳动多次变相“降薪”

“如果想加薪,直接在现有体系下调薪就可以了,何必这么复杂呢?”

“我不想受到启发,只想躺下来。”

1月18日,字节跳动发布了一封全员邮件,更新了其业绩和激励政策。 不过,不少员工在各大社交平台上表达了抱怨和不满。 很多员工发现,自己想要获得公司承诺的未来期权并不容易,甚至在最终计算中,自己拿到的钱也有不同程度的减少。

这种变相“降薪”在字节跳动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

2021年7月,字节跳动内部宣布,取消8月1日起的大小周。8月起,有需要的团队和个人可以通过系统提交加班申请。

大周和小周是互联网公司公开或隐蔽的工作方式。 一周休息一天,下一周休息两天,以此类推。 这样算来,一年比正常工作日多工作20天,几乎相当于每年多工作1个月。

Big Week 的取消在 Byte 内部引发了两极分化的声音。

一方认为,这是对加班文化的一次洗牌,也是为年轻人减轻负担。 在高强度的工作下,即使是年轻的身体也会不堪重负。

然而,当年6月字节例会上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字节公司三分之一的人支持取消Big Week,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 两个数字大致相同。

这些员工反对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们想多加班,多挣钱。

当时,字节跳动员工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哀嚎”。 有网友发帖:“大小周都过去了,月薪减少6000,还要还房贷怎么办?” 另一位人士表示,“我这辈子终于等到了字节跳动的普查,所有员工的普查都下降了。” 17%。 “有员工甚至计算出,取消周末,一年将损失近10万元的收入。

关键是取消大小周后,原来的工作量还是一样。 甚至近两年字节发展加速,强度更大,加班文化愈演愈烈。

字节跳动期权对应估值_字节跳动期权每股估值_字节跳动期权估值2021

“平均下班时间是11点,工作到12点、凌晨一两点都是正常的。最糟糕的时候是那天中午,我说有一个项目紧急,就找了个会议室,直接关门开始工作,出来后天已经亮了。”

一位前字节员工告诉《态度》专栏,“工作确实是没完没了的,加班申请很难得到批准。这种加班是出于自我激励提高业务能力而导致的,不属于范畴”加班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我就静静地工作,但没有加班费。”

在他看来,在字节跳动工作的绝大多数年轻人选择继续在这里工作,就是因为薪资高。 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字节调整薪资,内部反应都非常剧烈。 “每个人的快乐都太少了。”

2、业务萎缩主动“收紧”

2023年12月初,据传字节跳动启动了新一轮期权回购计划,计划以每股160美元的价格从投资者手中回购约50亿美元的期权。 每股价格与 11 月份的员工期权相同。 回购也一样。 按本次回购价格计算,字节跳动的估值约为2680亿美元。

要知道,这个数字仅次于腾讯集团,超过拼多多,成为中国第二大互联网公司。 有人计算过,根据字节披露的一些财务数据,其利润实际上已经超过了腾讯和阿里巴巴。

然而名气无限的字节跳动近两年实际上一直在积极“紧缩”,其游戏、VR、教育、医疗等业务相继出现大规模收缩。

去年3月,梁如波在字节跳动十一周年在线直播年会上的演讲,就已经为字节跳动今年的工作定下了基调:砍掉不必要的项目,全力支持核心业务增长。 “过去一两年我们的领先优势并不明显”,“我们需要加强基本功”。

2月初,有传言在线医疗咨询平台小禾健康将关闭其APP,并将相关功能转移至抖音。 字节方面的回应是,小禾团队并未并入抖音,但其业务线已向抖音靠拢,负责抖音医疗内容的运营。 4月28日,小禾健康终止所有患者群及企业官方微信账号运营。

11月初,字节跳动瞄准了VR品牌PICO。

11月7日上午10点,PICO在全体员工大会上宣布重大裁员。 对于裁员的原因,PICO首席执行官周宏伟表示,之前对市场的判断出现了错误。 VR行业正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行业和市场的发展并不乐观。

2021年8月,字节跳动以90亿收购PICO。 2022年,PICO将发布全新消费VR产品PICO 4,张一鸣将亲自登台。 彼时,PICO成为字节跳动内部P0级项目,资金、内容、人才等方面的支持不断加大。 然而,面对VR行业整体遇冷的现状,字节跳动却果断迈出了一步。

11月底,字节开始收缩游戏业务,裁掉发行部门和部分研发部门约700人。

据多家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正式宣布其游戏业务将在未来几年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 对于尚未启动的项目,除少数创新项目和相关科技项目外,一律关停。 在此之前,字节跳动对游戏业务的支持是有目共睹的。 例如,有媒体报道称,仅这款游戏的投资规模就在10亿元左右。 然而游戏发售后反响平平,远不及市场预期。

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早前出现萎缩。 2022年2月18日,字节跳动大理教育四大在线教育业务发布停牌公告。 达立教育CEO陈林曾表示,三年每年都会投入巨额投资,没有盈利预期。

字节跳动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聚焦和保证其主业信息平台和电商的“强大战斗力”。

2023年,电商市场竞争将尤为激烈,但抖音电商依然取得了令业界瞩目的好成绩。 抖音电商发布的2023年总结显示,“过去一年平台GMV同比增长超过80%”、“过去一年商城GMV同比增长277%”。

要知道,抖音电商品牌于2020年正式发布,2022年实现GMV突破万亿元。 如果按照80%的增速估算,2023年抖音电商的GMV可能会超过2万亿元,甚至逼近3万亿元,市场份额无限接近拼多多和京东。

至于字节跳动为何收紧,有声音称源于其IPO受阻。

这几年,不断有字节跳动上市的消息传出,但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阻力。 有分析人士认为,监管因素以及海外市场审查力度加大可能是字节跳动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遭遇障碍的重要原因。 该公司似乎没有设定回购股票或寻求公开上市的明确期限。

2021年,字节跳动估值达到4000亿美元。 如今,Byte 的估值约为 2680 亿美元。 三年时间,估值下降了近一半。

面对现实,字节从去年开始有意进行战略收缩也就不足为奇了。

相关推荐

玩转组合行权,轻松管理股票资产

证券时报官网创业板信息披露网站,中国资本市场信息披露平台,提供7*24免费实时股票行情,内容涵盖股市新闻、财经资讯、基金净值、债券、期货等全方位最新资讯。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