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第五龙:从领涨全球到世界垫底的越南股市

进不了网站?换个网络试试!

在美联储连续加息的背景下,越南盾也出现剧烈波动。 去年9月中旬,越南盾兑美元汇率跌至历史新低,达到至少1993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越南央行被迫连续两次加息,总计200基点一个月内,汇价止跌回升。

可见,缺乏独立产业支撑的越南金融市场十分脆弱,经济严重依赖外需,金融政策牢牢受到美元掣肘。 在全球经济风云变幻、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越南楼市、股市、外汇市场的三杀其实是不可避免的。 这在许多国家、历史上也曾多次发生过。

2.重蹈1997年的覆辙?

自1997年索罗斯攻击泰铢引发亚洲金融危机以来,国际资本就如阴魂不散地笼罩在东南亚上空。 如今,极其相似的一幕再次上演。

当时的泰国被誉为“亚洲第五龙”。 经过多年的经济增长,泰国创造了二战以来最长的繁荣。 泰国总理曾天真地认为“人人都开着豪车去夏威夷度假”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不是很远。

由于选择疫情自由化政策和取消外资持股上限,越南近三年的经济增长领先整个亚洲。 股市飙升、楼市飙升、外贸蓬勃发展,“超越中国”的口号在越南盛行。

危机到来之前,必须要被逼疯。 国际资本“制造泡沫、收割韭菜”的老把戏重演。

近代史上,越南先是被法国殖民,后在美国的干涉下经历了长达20年的内战。 越南独立后,转向苏联遏制中国。 后期中越关系缓和,1986年越南启动“改革开放”发展经济。

然而,越南政坛却始终弥漫着“勇往直前、快出头”的氛围。 他们更愿意开放吸引外资,而不是发展国家支柱产业,乐于陶醉于“全球最大股市上涨”的虚假繁荣。

1987年12月,越南国会通过了被誉为“最开放”的《越南外商投资法》; 1989年9月颁布实施细则,外资持股比例由不超过30%提高到49%。 银行等。某些行业外资持股比例上限为30%。 越南也不时放宽汇率浮动幅度。

金融监管一开放,热钱就如洪水猛兽般涌入这个东南亚国家。

目前,外国投资者持有越南股票市场的外资股比例高达20%,高得惊人。 相比之下,A股外资持股比例仅为5%左右。 趁着疫情期间越南出口热潮,国际资本涌入越南,带动股市、楼市、汇率大幅上涨,助长越南经济泡沫。

资产价格快速上涨后,通货膨胀随之而来。 此时,外需低迷导致外贸增速快速下滑。 此时,投机游资已经发芽,金融巨头纷纷举起镰刀、做空收割财富。

房地产因其能聚集大量金融资产而成为金融投机者的最爱。 目前越南房价与居民收入偏离较大,但即便如此,仍然有炒房者认为房价会继续飙升,继续贷款买房。

除了寻求银行贷款外,越南房地产企业还发行债券筹集资金。 当这个行业蓬勃发展甚至失控时,越南政府不得不介入——张美兰被捕就是最具标志性的事件。 她所工作的西贡商业银行经历了银行挤兑,央行最终出面干预才平息了风波。

当前的国际环境对越南也不友好。 随着美联储持续加息以及外资重返高利率市场,越南盾持续贬值。 越南央行持续加息,2022年抛售20%美国国债,外汇储备一度跌至864亿美元。 但即便如此,外资仍在大幅撤退。

1997年,泰铢危机似乎又在越南重演。 美元加息,但国家外汇储备不足,汇率被国际金融巨头做空。 这最终导致当地货币大幅贬值,国内资产被美元收割。

被热钱“猎杀”的越南,正从“遍地黄金”变成投资高风险地。 过度开放的投资政策和过度宽松的金融监管体系是罪魁祸首。

3、经济结构异常

2022年全年,越南出口总额为3847.5亿美元,当年GDP刚刚突破4000亿美元大关。 换句话说,出口占其经济总量的比例高达惊人的95%。

这种极其畸形的经济结构远远超过了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类似情况。 这注定了其经济增长缺乏稳定性:一旦国际需求萎缩,国内经济就会立即受到影响。

比如被誉为“鞋业三巨头”的越南宝源鞋业,一直是耐克、阿迪达斯的官方代工工厂。 但因“生产订单骤减”,无奈裁员6000人。 越南官方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纺织品和鞋类订单再次下降70%至80%。 目前,已有7500多家企业登记停业、解散。

越南统计局局长碧林表示:“这是我们遇到过的最严重的出口危机,我们的制造业几乎陷入停滞。”

更为严重的是,越南对外贸易主要以劳务加工为主,在国际产业链中没有发言权。 在全球经济分工体系中,越南仍然是一个廉价的血汗工厂,大部分利润掌握在国际公司手中。

以越南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三星为例。 2022年三星在越南的产值将达到710亿美元,约占越南GDP总量的18%。 外资企业占一国经济总量的近20%。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三星在越南赚取了46亿美元的巨额利润,却只给当地员工月薪1100万越南盾(约合人民币3300元)。

既没有经济基础,也没有独立的产业支柱,加之金融监管体系滞后于实际情况,越南经济显得十分脆弱和被动。

这就是越南经济经常呈现“冰火两相”的根本原因。 从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到2008年的全球次贷危机,再到现在的金融风暴,国际投机者只有在足够便宜的时候才需要转身。 抄底买入,炒资产泡沫,再赚一笔。

而且,这些资金瞄准的是金融、房地产、股市、汇率等核心命脉。 几轮过后,外人很难猜测整个国家会剩下什么。

4.写在最后

同样走社会主义道路,地处潜力巨大的东南亚,越南一度被称为“下一个中国”。

越南国内甚至有舆论“超越中国”,但事实上,越南仍然是一个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 即使在东南亚,其经济实力也仅排名第6位,GDP仅为排名第一的印度尼西亚的30%。

这个国家虽小,却从来不缺乏雄心。 根据其计划,越南将在独立100周年(2045年)之际进入高收入发达国家行列。

一年前,国际市场将越南与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进行比较,想象在越南购买资产“相当于1990年代在中国买房子”。 但过去几轮经济问题决定了,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坚实的民族工业基础和更加科学审慎的金融政策,无论是国家层面的宏伟目标,还是资本的殷切期望,恐怕只是一面镜子。

以中国为例,2008年金融危机前,我国经济保持快速增长,经济危机后,我国经济也能够保持韧性增长。 根本原因在于多方面的共同努力,而不是仅仅依靠外向型经济。

没有无理的下跌,也没有无理的上涨。 一定要有财务上的提升、业绩上的支持,未来要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这同样适用于小到股市或国家基本面的公司。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