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骼清奇的异禀少年——奇缘童雷

进不了网站?换个网络试试!

中国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2014.06.2317:07

令狐冲与风清扬的苦难邂逅,虚竹与无崖子的宿命拜师……这些故事都在不断重复着“少年奇才遇名师,授绝世武功”的经典情节,最终成为伟大的大师”。 现实生活中,无数人都希望自己是那个能够被奇迹眷顾的天才少年。 当大多数人还沉浸在幻想中时,20岁出头的童蕾却幸运地经历了一次冒险,成为了那个骨骼奇特的天才少年。

2008年的一个夏天,一位神情严肃的中年男子将一个50万元的真实账户交给了大学生童磊,让从未涉足期货的他自行交易。

童蕾和这个中年男子可以说是熟悉的陌生人,所以之前见面的次数加起来也不超过六次。 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次相遇将是一次改变他人生轨迹的邂逅。 这名中年男子是一名境外私募基金管理人,资金规模约10亿元人民币。 童蕾称他为师父。

“我很幸运能遇到师父,这是上天赐予的机会,非常感谢师父让我学会了如何在期货交易的荆棘路上走下去,帮助我在交易生涯中少走很多弯路” ,并且我了解了更多关于交易原理的本质。” 童蕾说道。

2013年,还是那个夏天。 在期货市场磨练了五年身手的童磊,账户基础从50万逐步增加到200万、600万、2000万元,最后凭借自己的能力扩大到6000万元,创造了另一个期货市场取得突破。 一个童话故事。

初遇:乒乓球运动员的浪漫

童蕾的父母原本给孩子规划的未来是成为乒乓球冠军。 这个梦想没有实现,但却打开了另一个梦想的大门。

“我7岁的时候,因为体质不好,父母送我去打乒乓球,初衷是为了锻炼身体,谁知道我打乒乓球打得很好,所以就被选去打乒乓球。”体校,练了5年,考入体校,被送到市里,后来鲁能俱乐部来选拔球员,我参加循环赛,获得第二名,那年我13岁那时老了。” 童蕾回忆道。

此后,童蕾开始征战职业联赛,乒乓球水平可见一斑。 但两年后,童蕾发现自己继续向上发展的空间已经不多了,成为体育冠军的梦想也变得越来越远。 得知情况的父亲安排他回到当地高中读书。 那年童蕾15岁。

童蕾的父亲在山东一家银行工作,叔叔在美国摩根银行工作。 他们经常通过电话交换对经济和股市的看法。 童蕾对股票的兴趣也是因为他的影响力而被激发起来的。 高考后,他选择了经济学,进入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经济专业。

到了大学后,童蕾出于交朋友的初衷,加入了学校的乒乓球社。 曾在职业联赛效力过,他很容易在俱乐部里“混迹”。 渐渐地,童蕾和学校领导、企业领袖都成了朋友。 有一次他去某大学与一位商界领袖打球,经人介绍认识了该大学的校长。 正是这位大学校长,成为了他和他师父的介绍人。 。

“我每周都会和大学校长一起去打球。后来,当我们互相熟悉时,他问我是不是学经济的,想自己做股票。我说,‘是的,我做了一个一开始赚的少,后来亏的少,最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童蕾笑着回忆道。

校长知道童蕾对资本市场感兴趣后,主动提及:“就在这两天,我有一个朋友要来北京几天,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吃饭,还可以跟他学股票投资……他在中国已经做得很好了,如果你爱上他,也许能从他身上学到一些东西。”

童蕾和师傅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晚宴上。 在与商界领袖打球的过程中,童蕾已经习惯了这种人喝酒赢的局面。 所以,尽管面对大人物,童蕾也没有拘束,只是不主动说话,只是安静的吃饭。 。

大师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他是一个真正的人。 然后问他对经济的看法,童蕾学以致用。 师傅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饭后给了他自己的联系方式。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童蕾和师父一共见面了五六次。 后来有一次,师傅直接给了童蕾一个50万元的真实期货账户,并对他说:“暂时不要研究股票了,股票投资对于你这个年纪来说太慢了,你不妨试试期货。” ” ”。

这是童蕾出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钱。 那时的他,既兴奋又犹豫,兴奋又忐忑。 兴奋的是,这么一大笔钱让我可以更多地操作,就像馅饼从天上掉下来一样; 犹豫的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期货,不知道如何交易; 令人兴奋的是我可以进入一个新世界并尝试新事物。 事物; 让我担心的是,我到底有什么德行、有什么能力,才能得到师父的如此青睐呢?

童蕾后来得知,他的师傅早年就开始了国内的期货炒作生涯,但2000年的一次重大失误导致他的账户爆了,其中很多都是借来的资金,这意味着他所有的财富都化为乌有。 当他输了的时候,他还欠着债,整个天瞬间就黑了。

在他人生最黑暗的时候,是大学校长和其他朋友慷慨地为他捐赠了救命金,陪伴他度过了最痛苦的时期,直到他最终东山再起。

“那段时间是师父一生中最困难的时期,是他们救了师父的命,所以师父对包括校长在内的那些好朋友都有着特殊的感情,他也非常重视和珍惜这份感情。”童蕾说。

第一次经历:渴望证明自己

“我的要求很明确:你只能交易一手,无论是隔夜还是短线,你都不需要向我报告你是亏损还是盈利。我会亲自评估你的交易。我会说这个月没什么事,你自己要弄清楚期货产品的属性和气质。简单来说,你认为它会上涨,就买入,如果下跌,就卖出。 大师似乎对初出茅庐的童蕾很放心。

这五十万真金白银都是主人自己的钱。 账户的风险敞口已被主人在海外随时对冲。 他只是让童蕾随心所欲地操作,并没有给予任何指导。 就像人们学习踢足球一样,教练在上课前通常会让学生自己踢几场比赛,以评估学生的基础、性格、优缺点。 或许,这就是师尊此举的用意。 同时,童蕾还可以自行探索、熟悉各个期货品种的气质和属性。

“当时我什么都不懂,一开始师父没有给我任何指导,我只是靠自己在网上查找、学习。” 童蕾说道。

虽然主人已经明确告诉他“赔钱也没关系”,但还没摸清品种脾气的童蕾,面对“巨额资金”,心理压力还是很大。钱”50万元。 “赚一点就跑,亏一点就跑,一天最多可以跑20多次。” 他说。

刚入市的童蕾严格遵守师傅约定的“单手下单”操作方法。 但他不了解市场深度,不懂趋势交易。 他总是在短期内进入和退出。 虽然他的仓位很轻,但他的账上却总是有几百、几千元的浮动亏损。 一旦遭受损失,童蕾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错误,赶紧平仓。 有时他甚至反手继续交易同一种产品,却屡遭套牢、平仓。 越是输,童蕾就越想弥补自己的损失,从而导致思维更加混乱,操作更加杂乱,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

“当时我太着急了,渴望证明自己能赚钱,能在这个市场上脱颖而出。” 童蕾事后反思自己。 他的操作频率越来越快,订单也越来越难拿。 他继续忙碌了一个月,但账本依然没有任何起色。 这让年轻的童蕾非常恼火。 他一度心灰意冷,怀疑自己是一个……并不是说根本不适合做期货。

对于这个月的交易,他师傅的评价是:“敢于拼,也不是坏事。但首先,交易频率一定要降低,每天只能控制在三单以内,而且交易一定要看到一个好的结果。”入市前获利20多个点,在没有任何单边计划之前,应毫不犹豫地尽快采取所有短期市场趋势。”

这次之后,师傅又教了童蕾一些基本的技术指标和使用方法。 童蕾开始相应的操作,但依然没有任何起色。 接下来的六个月里,童蕾几乎每天都是在挨骂中成长的。 “后来我不敢去跟师傅汇报,所有的小事都是我一个人处理,因为我一打电话给他,就被骂了。” 童蕾笑着说道。

师父的责骂渐渐起了作用。 这六个月的时间,童蕾慢慢收敛了年少时的轻狂,心态也越来越稳定。 他已经开始能够接受账面上暂时的损失,并能够采取更长远的眼光。

“半年下来,短单基本维持在每天最多三单,每单短单至少盈利20点,甚至一夜之间盈利100-200点。总账面利润也达到了10%左右。”

新的开始:失控的情绪

这一轮过后,师傅对童蕾的表现相当满意,认为他已经准备好尝试理财了,于是给他开了一个新账户,并将资金放大到了200万元。

这么大的资金量,稍有波动就可能导致数万元的回撤。 这让原本在50万元阶段还算平静的童蕾开始发脾气。 当时最大损失只有15万元,到了200万元阶段,一天的波动在10万元左右很正常。

童蕾的心理压力很大。 他经常晚上失眠,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 他的损失一点点增加。 当时他损失了54万元,回撤率为27%,似乎没有希望了。

如此巨大的损失对于当时才大二的童蕾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童蕾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他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父母所有的积蓄,即将面临家人的指责。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翻身的希望了,刚刚建立起来的自信也破灭了。

由于身心疲惫,童蕾开始变得烦躁、易怒。 这种情绪日积月累后,身边的人往往成为发泄的对象。 有时和妈妈打电话时,童蕾显得很不耐烦。 吩咐了几句之后,他就会感觉很罗嗦,心里的怒火就会升腾起来,但又无法通过大喊大叫来发泄,所以只能烦躁地表达自己的愤怒。 挂断电话并把它扔掉。

师父也注意到了童蕾的情绪低落,沟通上缺乏信心。 他说:“你已经开始意识到,在做交易时,你必须在开放和封闭之间做出选择。你要学会,交易是交易,生活是生活。两者应该分开。不要把这种情绪带入市场。”你周围的人。一旦你做不到,如果你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最终会众会叛逆。

正如成功人士所说,期货市场最终交易的是人性。 成功是市场对你人性闪光点的奖励,失败则是对你人性缺点的惩罚。

接下来的3-5个月,童蕾慢慢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 “但有时我还是会冲动。当我感到沮丧时,我会尽量让自己安静下来,多吃美味的食物。当我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后,我开始看到一切顺眼的东西。” 他说。

他心里渐渐坚定了,但到了操作上,还是有些差距,账目还算平静。

交易结束后,师父非常及时地打了电话,这给了童蕾莫很大的心理安慰。 师傅说,赔钱也没关系,风险已经被屏蔽了。 同时,他给了童蕾一张表格,列出了当前各品种的市场格局。 此后,童蕾慢慢对自己的交易能力恢复了信心,也习惯了资金的波动。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交易体系逐渐建立起来。 “所有品种只要有短期机会,我都会做,不会坚持。大多数时候,我不会持仓超过一周。如果有机会,我就做,没机会就退出。我学会了细分品种,进行套期保值。先是我们打赢了焦炭之战,账面利润300万元,一年后,资本规模达到800万元。”童蕾说。

做空焦炭期货给童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由于入场时机略有偏差,最大回撤一度达到27%。 这时,师父这边的风控给他打来电话,说道:“风险可控,没关系,仓位有保障。”

第二天,市场走势非常可怕。 首先是反转向上,导致回撤达到35%。 不过风控并没有给童蕾打电话,这似乎是在暗示他可以继续持有。 童蕾甚至还想着“增加更多的职位?”

但加仓后,市场依然震荡。 与师傅沟通后,发现师傅并没有纠缠,这让他放心了。 很快,焦炭价格暴跌,账面资本从200万元变成了600万元。

从失落到开明:2000万到6000万元

对于前一阶段的操作,大师对童蕾的评价是“防守有余,进攻不足”。 他的交易风格很保守,入场价格限制过多。

为了练习童磊更加灵活的交易技巧,有一天,师傅扔给他一叠交易单:“这是一个交易记录,你去看看,体验一下。”

交易单上的策略非常极端,不断盈利,不断加仓。 童蕾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他师父的风格,而是大鳄在棉花期货上赚了数亿美元时的一张交易单。

“这确实是一个极端的市场,现在肯定会被爆仓。但市场永远有赢家和输家。我不是让你看看你的交易有多聪明,而是让你看看你是否真的遇到极端市场,敢于拼搏。” 师父说。

随着交易的进展,童磊逐渐明白了主人的用意——做期货,要有一颗大心脏,该拼的时候拼。 不要拘泥于30%的位置和日均3次。

此后,童蕾就专注于研究灵活的交易技巧。 没想到,他们太过分了,追涨杀跌,导致账户回撤很大,一度达到50%。

这让大师非常生气,不是因为书本大幅回撤,而是因为他违反了不追涨杀跌的原则。 考虑到童蕾当时心态的变化,师父决定撤掉账户,让童蕾休息一段时间。

“当时我以为师傅不会再给他提供账户了,他心里舒服了,就自己放松下来。过了一段时间,他就不再看市场了,渐渐忘记了期货交易。”他说。 。

玩了快一个月了,童蕾突然想起师父让他打个电话,就立刻给他打了电话。 师傅感觉童蕾精神状态不错,就制定了两三个月的交易计划,然后又给了他一个账户。

“一开始我以为还是同一个账户,但当我打开看到2000万的时候,我有点惊讶。师傅对我说:‘你跟着我这么久,你已经学会了你的东西。’”需要学习,剩下的路你可以自己走。” 如果有台阶的话,压力可能会很大,所以仓位要小一些,安全垫要拿出10%的仓位。”

此时的童蕾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交易体系,他也学会了放弃自己该放弃的东西。 近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实现了5%的“安全缓冲”。 之后,师傅要求他将仓位增加到11%。 但接下来,童蕾却没有那么顺利,他的账本开始回撤,在-5%到10%之间浮动。

“然后就遇到一波PTA行情,现在想起来,我太胆怯了,刚进场的时候,我的仓位是11%,后来加到了30%。正常情况下,如果我加满的话,我可以盈利100%,但那一次只有40%。但是大师说,这是进步,至少账户收益曲线跳了一点,没关系,慢慢来。接下来,我高位做多塑料期货,账户瞬间回到原点。” 童蕾回忆道。

账面利润从800万元的利润一下子又回到了起点。 波动太大了。 就像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一样,他千辛万苦把巨石推到了山顶,却又瞬间滚到了山底,一切都得从头再来。 童蕾的心里再次充满了挫败感。 他一度有过放弃的念头,但内心经过几番激烈的斗争后,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大不了重新开始,我也不会失去本金。”

他重新调整心态,开始运用自己刚学会的技巧——少量试单,短试金、银、铜、焦炭。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违背主人的指令做空白银,账面利润达到了惊人的4000万元。

童蕾虽然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经营,但是却能够获得丰厚的利润,师傅也很满意。 至此,大师认为童蕾可以开始训练了。 与此同时,他的海外团队已经搭建完毕,准备投身海外市场。

“师父问我:‘你愿意跟我走,还是留在中国继续奋斗?’”童蕾对离别的日子记忆犹新。 “我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选择留下来。” 之后,他找到了一份与期货相关的工作。

提起师父,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丝笑容:“师父是那种只要不谈交易、不谈市场走势就很随意、很有趣的人,一旦谈起期货,就变得特别严肃。”

相关推荐

黄金期货投资:个人VS机构,谁更胜一筹?

上海黄金期货交易所作为一个专业的黄金期货交易平台,其开户条件是非常严格的。只有符合一定条件的投资者才能成功在该交易所开户进行交易。本文将为大家详细介绍上海黄金期货交易所的开户条件。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